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袭击战 >

这场建国后唯一没有报复的冲突 — 铁列克提之战 (四)

发布时间:2019-07-23 17:5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8月12日,苏军就有1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在铁列克提以北地区隐蔽集结,显然是蓄谋已久。13日晨,当发现我方巡逻行动后,8时40分有装甲车3辆,指挥车两辆,300多名武装军人即进入事先构筑好的阵地。

  8月13日9时15分,我巡逻组在原副站长裴映章同志的率领下出发巡逻。当他们还未到达边境巡逻线,苏直升机就在头上盘旋。巡逻队向指挥所报告,认为苏已发现我行动,请示改变巡逻计划。指挥部请示新疆军区,军区指示按原计划进行。巡逻组进入边境一线巡逻,苏军开枪射击!巡逻组第二次报告苏已开枪!指挥部下令巡逻队继续前进。很明显,指挥部并不了解现场情况的严重性!

  那是一片开阔地,9时50分,敌人轻重机枪一起开火。我巡逻组速向中路掩护组所在的无名高地靠拢,与其汇合展开自卫还击。苏军这时才发现无名高地掩护人员,苏军步兵装甲车协同,反复冲击无名高地,被击退后改为使用车载火炮远距离射击。

  战至正午12时许,苏军装甲车开上无名高地。其间,我军的掩护组曾经试图接近无名高地增援,但因被苏军火力压制而行动未果。

  苏军到8月13日15时30分才完全占领的无名高地,此前于14时30分停止了射击。也就是说,至少在12时到14时期间,无名高地上仍有我方剩余的个别战士在做最后的英勇抵抗。据其他分队远距离观察,到11时,无名高地上就仅剩下我方“几个人”而已。

  战斗中,前沿指挥所请求乌鲁木齐军区重火力支援,上级指示“坚持到晚上九点,炮兵部队就能赶到”。在我无名高地部队遭到重创后,北路掩护组副连长肖发刚带领的预备队发起了3次进攻,营政委蒲齐武命令肖副连长一定要炸掉苏军装甲车,肖连长向敌冲击时,右腿中弹,苏军火力密集猛烈,我军增援部队无法接近苏军。

  其中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摄像记者温炳林和战士袁国孝受重伤被苏俘到苏境内,温炳林躺在担架上挣扎着对刚刚苏醒的袁国孝说:“小伙子,要坚强,胜利属于我们!”记者温炳林因失血过多,苏方又没有及时抢救,壮烈牺牲。

  躺在担架上的袁国孝,是在无名高地上被苏军炮弹掀起的一块石头砸在头上当场昏迷不醒,被苏军抬到火车站方才苏醒过来。这个当年春天才入伍的河南新兵很坚强,在苏方什么也不说,甚至连自已的姓名也改叫李道致。

  1969年9月上旬,苏联总理科希金访越问越南,9月13日在北京与周恩来总理就缓和边境局势双方达成谅解。9月22日苏方才将袁国孝通过巴克图会晤交回我方。我方很多群众,到国门热烈欢迎袁国孝回到祖国。

  遗憾的是袁国孝复员回乡后,有人说他是叛徒,说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你一个人活着回来了,这不是叛徒是什么!?他受到当地不应有对待!1972年袁国孝又找到塔城军分区出据,证明他是一个好同志,被虏后没有出卖灵魂,没有给敌人提供任何资料。再说一个入伍才半年的新兵又知道什么秘密。

  经过多次交涉,苏方同意9月18日将19名中国军人的遗体就地交还我方。在移交现场,苏还说在不远的石头山上还有我方两名军人遗体,但我到现场只见一具遗体。9月19日,苏方将中国军人遗体装入棺材移交我方,我方将遗体转入我自备的棺材全部运回,苏方棺材就地烧毁。烈士遗体大都安葬在托里县烈士陵园,还有几位安葬在塔城烈士陵园。

  这次战斗我方伤亡40多人,其中牺牲29人!苏方损失不清楚,但显然远远小于我方,铁列克提战斗是一个失败的战斗!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

http://votyakov.com/haishangxijizhan/20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