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袭击战 >

图文:高庙山夹缝中的反袭击战

发布时间:2019-07-01 03: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图为:95岁的冯明忠(中)是唯一健在的高庙之战参战者,现在省荣军医院疗养。 (记者 杨麟 摄)

  1942年,这一带处于日伪势力的夹缝中,鬼子不时“扫荡”。12月16日凌晨6时,我新四军一个团换防途中在此宿营,突遇近千名日伪军的疯狂袭击。在敌我装备悬殊的情况下,新四军殊死鏖战,直至天黑,击退敌军。

  战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发来贺电,称之为“国际反法西斯阵线在中国战场上的一个胜利”。《中央日报》在头版头条予以报道。

  此战中,247名新四军官兵献出了宝贵生命。时隔73年,目前已知仍健在的该战役幸存者,仅剩1人。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即发表宣言,号召八路军、新四军坚持华北、华中敌后抗战,粉碎敌人的“扫荡”,大量牵制敌人,配合作战,直到最后胜利。

  新四军第五师在师长的带领下,执行中共中央赋予的战略包围武汉的任务。

  当时,豫鄂边区面临严峻的考验。活动在京山-安陆一带的反动势力有:日军第三师团,师团长藤田进;伪顽两面派、土匪头目晏永宽、雷镜若、谢指良之流,充当日寇的马前卒,成为“黑色伪匪”。

  1942年底,为阻止新四军第五师实施“战略展开”,日本侵略军集中兵力,对鄂中、鄂东各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冬季“大扫荡”,并加强其平汉路西侧各据点的兵力,控制与封锁路东新四军部队去路西的活动,并且不断出兵东进“扫荡”大小悟山根据地;路东的武装也对新四军部队夹击;路西的土匪顽军亦频繁地侵犯和“蚕食”抗日民主根据地。

  为坚决粉碎“日、伪、顽”之夹击,保卫与扩大根据地,1942年底,新四军五师38团在大悟山楼子河集中整训。

  在一片苍松绿柏掩映下,记者一行沿着宽约20米的石子路爬上一座二、三十米高的山丘。山顶,矗立着一座“高庙山抗日烈士纪念碑”。

  黄清明介绍,这个山丘就是高庙山。它位于安陆市巡店镇西南七、八里处,应城杨家河以北。

  站在高庙山顶俯瞰,这里的大小山包,像城垛一样四围环绕,中间是一片方圆四里左右的盆地。1942年,西边山脚下便是巡店通往杨家河的公路。

  据高庙村主任陶清贵介绍,抗战时,山上还真有一座庙,上下两层,是这里的制高点。

  1942年曾在这里发生过两次“高庙战斗”。其中,以发生在12月的高庙山反袭击战最为惨烈和著名。这场战役中,新四军第五师13旅38团同日伪军激战了整整一天,共牺牲247人、伤40余人;日伪军前后三次增兵,共投入近1000人,伤亡70人。

  这次战斗中,我主力部队同大规模日军进行了勇敢顽强的殊死搏斗,尽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极大地鼓舞和增强了鄂中军民抗日的斗志,提高了领导的抗日军队的声威,驳斥了所谓新四军“游而不击”的谣言。此后,京(山)安(陆)一带的日伪军龟缩据点,不敢妄动。

  这场胜利,让军政与各界人员大为震动。《中央日报》和其他许多家报纸用头版头条披露了这次战斗消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也发来贺电称:“中国军队在湖北安陆地区击溃日军陆战队600余人,这是国际反法西斯阵线在中国战场上的一个胜利。”

  应高庙山反袭击战主要当事人——新四军第五师38团团长冯仁恩、一营一连连长支永胜、一营一连指导员徐善文(又名徐凯)等人多年倡议,2013年,安陆市在高庙山兴建了烈士纪念碑。

  如今,记者在网络和媒体上仍难寻关于这场战斗的详细信息,多为只言片语。多方联系云南、河南等方面,经核实,支永胜、徐善文等重要参战人物均已去世多年。

  所幸,2006年,安陆市曾成立了抗战课题组,他们查阅整理了关于这次战斗的所有文献资料、历年调访口述资料和回忆录,完成了高庙山反袭击战调研报告。其中多份抢救性口述史资料十分珍贵。

  此次,本报首次将这份报告内容公之于众。同时,记者还辗转寻访到了正在省荣军医院疗养的冯明忠老人。95岁的冯老,是该战役已知唯一健在的新四军战士。

  1942年12月,我新四军五师13旅38团在湖北大悟山地区完成整训任务之后,奉师旅首长的命令,接受新的任务,到天(门)汉(川)地区换防,换45团进大悟山整训。

  12月14日下午3时,部队出发,一营一连作前卫。当夜12时越过平汉线,到达赵家棚,休息一天。部队继续前进,于16日凌晨到安陆高庙与杨家河之间宿营。军区部署由一营一连担任警戒任务,在高庙设警戒哨,着重警戒安陆方向敌人,其余部队在高庙山下的漳河东南岸宿营。

  21岁的一营一连连长支永胜令一排三个班轮流每半小时换一次岗。16岁的指导员徐善文在宿营地向连队作了简短讲话,告诉大家要提高警惕,不脱衣帽,枪弹随身就寝。

  当时的警戒部署是:我一连在村北头高地设军事哨,监视桑树店方向日本侵略者;九连占领高庙,三连在我连右前方设双人哨兵。

  16日早晨6时许,日本侵略者向我团九连发动突然进攻。我听见一声枪响,很快出村来到哨兵阵地上,发现日伪军已占领哨兵阵地。我指挥战士夺回阵地。伪军见我们端着机枪、上着刺刀冲上去了,爬起来就跑。于是,我们就把制高点给夺回来了。

  然后,攻占高庙的日本鬼子,也开始向我连方向运动。与此同时,从三叔店增援的敌人,马拉着山炮,后面跟着很多步兵,约有一个大队,也来了。

  上午9点,冲锋的敌人被我们火力压制在阵地前沿100多公尺的地方。敌人一抬头,我们就打,相持到下午1点左右。敌人第三次从桑树店方向增援上来。这时,冯仁恩团长和政委周庆鸣已到我一营营部。此时,三连在我连的右前方也进入战斗了,团首长命令三营的七连和九连进攻高庙山,想夺回制高点。

  与此同时,敌人向我连发起第四次冲锋,全是日本兵,火力比前三次猛烈多了。我在打退敌人的第四次冲锋时,腿上负了比较重的伤,当时没有下火线,把敌人冲锋打下去之后,腿痛得坚持不住了,才下来。

  九连、七连夺高庙高地没有夺下来,九连张连长牺牲了。我一营涂代营长也被日本大炮夺去了生命。这时敌人的最后总攻开始了,敌人把所有的炮火集中在我连和三连阵地上。我一连伤亡很大,阵地上只有徐指导员和十二个战士、两个排长,连子弹都打光了。

  上午9点,我们的子弹基本打光了。前线的战士用刺刀把掩体外敌人的钢盔挑过来,用枪棒竖起来,使敌人产生了错觉,以为这里已经被他们占领——使他们的炮火不集中在我们阵地前沿。我们还从敌人尸体上拿枪弹,又向敌人射击。敌人的手榴弹投过来,训练有素的战士又将手榴弹反投向敌人,有的就在空中爆炸。

  10点多钟,敌人开始打燃烧弹,许多同志的衣服被烧,头发眉毛被烧,像个烤烧饼,但是依然坚持与敌人肉搏,有的刺刀都拼弯了。全连连续击退敌人四次、五次、六次……冲锋。

  下午3时,一连阵地只剩18个人了,我对连长支永胜说:“你留10人坚守阵地,我带队8人绕过去把敌人的炮兵点干掉!”我们滚出战壕,刚出10余米,敌人一颗子弹就射中了我的头部。三排长李永富急忙把我放到低凹处,随即带人绕到敌炮火力点后,用刺刀将敌人10余人刺死。后来,他们也壮烈牺牲了。

  我们越打敌人越多,安陆、应城、汉川的……敌人窃取了那条公路,所以越打越多。天亮后,敌人把我们包围了。早上8点钟,团长让我们集合,他说:“是员都出来。”我于1940年入伍,当年入党,当然是员。

  我们站出来之后,团长说:“员入党宣誓时说‘不怕死’,现在打仗,就是要你们不怕死。上好刺刀,去冲,打开一条路线,我们好布置兵力去和日本人拼。”

  于是我们20多个员把刺刀一上,就冲出去了。我在前面,准备跟敌人拼刺刀,看到敌人在丢手榴弹,我说:“快扑下!”虽然扑下了,但是我的头还是给炸伤了。脑门上“滋~”一声,血飙很远,但身为员还是要冲啊。前面还有一片林子、四五个小山包。

  我冲过第一个山头、到第二个山头的半山腰,因为流血过多晕倒了。看护员爬上来,就把铁盒子里的凡士林抠一块,往头上伤口一按,再用绷带一缠。但我血还是往下流,衣服上都是血。敌人的机枪、大炮还在继续打,耳朵都要炸聋了,就在山沟那边。

  我朝前头面山头一看,打死的人横的竖的都躺在地上,冲锋的战士差不多都牺牲了。那山上没有树林,没有灌木壳子,只有草。山头原本是青草,都被血染成了红草……日本人好狠心,打死了还不放心,还要往人身上补子弹,不是补一颗,而是补一打。

  我们团一千多人,伤亡了1/3,都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我们全是平常一起革命、一块吃饭、一个大铺里睡觉、一起打草牌的亲密战友……我现在有时就想,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要是现在有一个战友和我说句话……我多高兴……我想起来就哭……

  记者在乡、村干部的带领下,来到高庙村一组抗美援朝老兵王大荣的家里。王大荣今年83岁,是村里最年长的老人。

  他说:“上世纪90年代,村里还有蛮多八九十岁的老人,都参加了高庙山战斗的,帮着一起挖战壕、抬伤员、送水、送粮食、打扫战场。有六七个村民后来打扫战场的时候,还被日本人留

  下的炮弹给炸死了。我当时还小,没有参加,但是小时候经常看见水塘里有硫磺弹,有时候还捡到手榴弹,都是那次战斗遗留下来的。”

  老人还说:“原先高庙山上确实有座庙,庙里供着菩萨,上下两层。高庙山战斗的时候,日本人放燃烧弹,我们战士在庙里,可那个木头庙怎么都烧不着。过了几年,那座庙又做了日本战俘营,不知道怎么就垮了,日本兵都被压死了。”县党史办副主任黄清明解释,这反映了当地老百姓对抗日战争的质朴感受。

  王大荣说:高庙战斗之前,村民都觉得是游击队。那次日本来了上千人,老百姓怕日本人赢了会屠村,都帮着新四军挖战壕、送粮食、送水,还往沙洲上运伤员。那次打了一整天,打到天都黑了,以前就算是也没有实力跟日本人打一天的。

http://votyakov.com/haishangxijizhan/8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