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巡逻机 >

高分求助 一战和二战中各国火力最强大性能最好的双翼机战斗机是

发布时间:2019-08-27 13: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每当我们提到二战空战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些外形上或精雕细刻或简洁明快的空中杰作和航空技术上的巨大进步,许多著名战斗机的名字直到现在还是让人耳熟能详:喷火、梅塞施米特、野马、地狱之猫......无数空战王牌就是驾驶着它们在天空中建功立业成为空战王牌,直到今天仍旧被军迷们津津乐道:邦德、加兰德、普雷迪(Preddy)和麦坎贝尔等等。

  但是进入21世纪,谁还能记住全面战争爆发前夜那些默默无闻的飞机设计师的作品还有驾驶这些战斗机创造战绩的空战英雄们呢?前者有格洛斯特、菲亚特和波利亚科夫;后者有 Pattle、Visintini 和 Avdeyev。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在那个以单翼机取代双翼机为标志的变革年代里,他们驾驶着老式双翼机飞翔在天空中,在弱肉强食的空战杀戮中一样赢得了属于自己的胜利。他们就是二战中的双翼机王牌们。

  直到 1939 年仍有十多个国家的空军使用双翼战斗机保卫领空,甚至在这一年里,美国海军中仍有 27% 的舰载机中队还在驾驶双翼战斗机。

  上世纪 30 年代末,格鲁曼 SF-1 战斗机还是当时美国海军的主力战斗机

  不错,第二次世界大战公认的爆发日期是 1939 年 9 月 1 日——德国入侵波兰。但是我们不能遗忘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好莱坞有“黄金年代”的说法一样,好几场局部战争和冲突也与 1939 这个年份有着特殊的关系:1939 年 2 月,西班牙内战宣告结束;1939 年 5 月到 9 月,苏联和日本在中国东北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诺门坎事变;1939 年 11 月到次年 3 月,苏联和芬兰之间爆发了冬季战争;此外从 1937 年 7 月 7 日开始,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空军的战斗机在中国天空中如入无人之境。所有这些战争和冲突中都有双翼机的身影,或者其中一方使用双翼机;或者干脆双方都在使用双翼机。与其他时期空战中王牌认定标准相同,当时只要击落敌机满五架就算是空战王牌。

  在整个西班牙内战中,除去西班牙本国的飞行员外,至少诞生了 10 位双翼机王牌:5 位是苏联人、4 位是意大利人、剩下一位是塞尔维亚人。公认的头号王牌是国民军方面的 Joaquin Garcia-Morato 上尉,战绩 40 架。但是由于战时资料不完整,内容又彼此充满矛盾,使得其他王牌们的战果可靠性很成问题,更谈不上互相比较印证了。至少 17 位其他国家的飞行员和 20 位共和军方面的飞行员先后被认定为王牌。值得一提的是那位塞尔维亚籍空战王牌——共和军方面的 Bozidar Bosko Petrovich,驾驶 I-15 型战斗机。1937 年的某一天,他在获得自己第 15 个击落战绩后被击落身亡。而击落他的很可能就是 Morato 上尉所在的中队,当时他们驾驶的是菲亚特 CR.32 双翼战斗机。

  到了苏芬战争中,一位芬兰籍飞行员驾驶着英制格洛斯特“斗士”双翼机与苏联空军交手并且获得了不俗的战绩。Paavo Berg 在 1940 年 2 月份获得了 5 个战果,包括他在一次出击行动中一口气击落的三架轰炸机。而在后来的对苏战争中,他驾驶美制寇蒂斯-霍克战斗机又把个人战绩翻了一番。很可惜他于 1944 年 11 月被击落身亡。

  在亚洲,8 位中国飞行员和 5 位日本飞行员也驾驶双翼机赢得了空战王牌的称号。其中有五位中国王牌都在 1937 年这一年当中为国捐躯,他们都驾驶的是美制寇蒂斯-霍克 III 战斗机。其中有一位飞行员的情况比较特殊——美籍华人陈瑞钿,他一开始驾驶的也是霍克 III 战斗机,但是后来改飞格洛斯特“斗士”战斗机,他获得的 10 个战果中有 8 个是在斗士战斗机上获得的。但是在 1939 年 12 月,他在一次激烈的空战缠斗中受了重伤,最终只能退役回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的老家了。

  日本方面,当时空战王牌驾驶的都是川崎 Ki-10 战斗机,头号王牌是川原浩介,在 1937-38 年间获得 8 个击落战果,他也是日本军队的第一位空战王牌。 但是最后他的结果也不好——1938 年 3 月他被中国空军的 I-152 战斗机击落。而他的上司——第二战队的加藤武夫中尉拥有 7 个击落战果。后来官至中佐的他调任第 64 战队,驾驶 Ki-43 战斗机在缅甸作战,于 1942 年阵亡。

  在双翼机仍顽强地飞行在天空中时,单翼机已经悄悄地开始崛起了。世界上第一位单翼机空战王牌诞生了,也是在西班牙。当时苏联人驾驶着 I-16 战斗机和德国人驾驶的 Bf 109 战斗机在西班牙的天空中捉对厮杀。与此同时,在中国,日本人驾驶着中岛 Ki-27 战斗机与中国空军飞行员展开空战。因此,在军事航空历史上,1939 年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军事航空技术发展方向在这一年有了重大变化:双翼机在各国空军中所占比重明显下降,单翼机明显上升。后者成为各国空军的主力。

  二战初期,英国和意大利都把欧洲作为自己的主战场,因而都把本国一线主力部队调往那里作战,把老旧武器调往一些次要战场。相比起来,北非战场不受重视,所以英意两国都把双翼机调到埃比西尼亚和北非地区布防。而苏联的情况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尽管当时苏联空军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空军机队,可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老旧过时的飞机,性能很差,单翼机的研发进度明显落后于其他国家。1941 年 6 月 22 日苏德战争爆发时,很多飞行员还驾驶着 I-15 双翼机作战,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 1942 年才有改观。

  单翼机取代双翼机的历程并非总是一帆风顺,这其中固然有技术成熟性的问题,更多的是观念问题。尽管单翼机的技术先进性有目共睹,但是很多老飞行员还是对单翼机的性能表示怀疑,譬如大名鼎鼎的德国空军飞行员阿道夫.加兰德曾经回忆战前很多老飞行员对梅塞施密特战斗机的封闭式座舱感到不习惯,飞行时宁肯拉开座舱盖,因为这样能闻到新鲜空气。加兰德当时驾驶 He 51 双翼战斗机在西班牙作战,不过后来他很快适应了梅塞施密特战斗机的座舱。

  西班牙空战证明,双翼机和单翼机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飞行速度。例如,Bf 109E 战斗机的时速比 I-153 和格洛斯特“斗士”MkII 战斗机快 85-90 公里。挨下来是英国的“飓风”Mk I,它的时速比菲亚特 CR.42 快 50 公里。当然相比单翼机,双翼机也不是一点优势也没有,由于翼载荷小,加上时速低,双翼机的转弯性能比单翼机好,使用得当的话这个优势可以帮助前者挫败单翼机的进攻。事实上,I-153 的翼载荷只有 Bf 109 的一半;而菲亚特双翼机的翼载荷也仅仅是“飓风”的三分之二而已。从战术角度分析,当面对高速飞行的单翼机进攻时,双翼机必须尽可能多地采取转弯动作才能保持一定的胜算。

  除了在苏联,Bf 109 战斗机仍旧和 I-15 双翼机较量了差不多两年之外,其它战场上双方最初都是以双翼机对双翼机。譬如在北非战场,皇家空军的中队长 Pattle(代号“Pat”)驾驶自己的格洛斯特“斗士”双翼机击落了 15 架敌机,其中 10 架是意大利空军的菲亚特 CR.42 双翼机。后来他又击落了 35 架敌机,只有最后 5 架是驾驶“飓风”战斗机获得的。

  Marmaduke Tmomas St. John Pattle 是早期英国空军中著名的空战王牌,队友们都叫他“Pat”。他于 1914 年 7 月生于南非,成年后他加入了南非空军,后来转入英国皇家空军。当 Pat 随皇家空军第 80 飞行中队调往北非沙漠地区作战时,他驾驶“斗士”双翼机足有 3 年了(1937 年),来到埃及也有 2 年了(1938 年),应该说此时他具有非常丰富的飞行经验。从 1940 年 8 月到 1941 年 2 月,第 80 飞行中队在埃及和利比亚上空与意大利空军进行了大小 14 场空战,总共击落了 60 架敌机,其中确定击落 27 架,自己损失 8 架“斗士”战斗机。Pat 击落了 15 架敌机,包括 10 架菲亚特 CR.42 双翼机和 5 架轰炸机。

  Pat 的空战经历并非一帆风顺。1940 年 8 月 8 日,Pat 和队友经历了他们的第二场空战(这是二战历史上一次著名的空战,一位意大利方面的双翼机王牌也参加了这场战斗,我们后面会提及)。当时他率领 4 架己方的“斗士”战斗机冲进了一个意大利空军的庞大机群里:30 架菲亚特战斗机为 12 架攻击机护航。很快其他“斗士”也赶来增援,整个战斗变成了一边倒:第 80 飞行中队宣称自己击落了 14 架敌机,其中包括 4 架菲亚特战斗机,另外还有 4 架菲亚特战斗机受伤迫降。皇家空军损失了 2 架“斗士”(意大利方面则宣称自己击落了 5 架“斗士”),这其中包括 Pat 驾驶的那架飞机。但很幸运他顺利脱险:当时他的飞机眼看要坠毁了,他蹬在座舱边缘跳了出去,伞刚打开他就落到地面上了。第二天他被一辆英军装甲车发现并安全归队。

  Pat 最走运的一天是 1940 年 12 月 4 日,那一天他获得了 5 个战果,其中确认击落了 3 架菲亚特 CR.42 战斗机,另有 2 架没有确认。那场空战里皇家空军 宣称自己击落了 9 架敌机,而意大利方面只承认自己损失了 2 架飞机。在后来的一次战斗里,英军宣称他击落了两架意大利轰炸机,其中一架明白无误是被他击落的,这让他的总战果达到 13 架。而他获得的第 15 个战果——也是驾驶“斗士”获得的最后一个战果是在 1941 年 2 月 10 日(有趣的是关于那次战斗的结果英国和意大利的资料难得地对上了号)。接着他开始随队换装“飓风”战斗机,换装后一周他获得了新的战果。

  实际上由于英国人对于空战战果一贯喜欢夸大宣传,我们很难准确评估 Pat 真实战果数目。或许他真正击落敌机数目只有宣传数目的一半而已。当他驾驶“飓风”战斗机获得了自己第 50 个战果后不久,1941 年 4 月,他在希腊上空拦截 Bf 110 战斗机的战斗中中弹身亡。

  此外还有至少两位“斗士”飞行员最终获得“双料王牌”资格:第 112 中队的 Joseph F. Fraser 和第 33 中队的 William Vale。除了一次战斗中击落两架敌机外(那次战斗中英意双方各自损失了两架飞机),在 1940 年 12 月 21 日的空战中 Vale 一口气击落了三架敌机。后来他改飞“飓风”战斗机后又击落了很多敌机。到 1941 年底他又击落了 30 架敌机。随后他被调往航校担任教官,在那里传授空战技术;接着又担任指挥官。1981 年 Vale 死于车祸。

  Mario Visintini 是意大利空军著名的空战王牌。他自幼向往飞行,但是当他 22 岁申请加入空军时却没能通过体检。但是他不气馁,而是在 1936 年获得了民用飞行员的资格证。第二年他被派往西班牙驾驶菲亚特 CR.32 双翼机与共和军作战。交战中他击落了一架 I-16 战斗机。返回意大利后,他改行驾驶运输机,从而获得了驾驶不同类型飞机的宝贵经验。但是他还是更向往那种驾驶战斗机驰骋蓝天的生活。1940 年 6 月他终于如愿以偿被派往北非,加入 412A 中队驾驶 CR.42 战斗机与英国人交战。

  Visintini 来到北非时,英意之间的交战区域集中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地区。当时双方都把本国空军中二线甚至三线战斗机派来充数。这种情况直到英国人把布里斯托尔“布莱尼姆”情形轰炸机和“飓风”战斗机调来后才有改观,之前 Visintini 面对的对手是维克斯“威斯利”轰炸机、霍克“牡鹿”战斗机,当然主力还是格洛斯特“斗士”战斗机。

  按照意大利方面的说法,Visintini 最终获得了 17 个个人战果和 2 个共同战果,而按照英国人的说法,他至少获得了 6 个战果。此外他宣称自己在地面上还击毁了 32 架敌机。

  1941 年 2 月 11 日,27 岁的 Visintini 上尉起飞与分散起飞的队友会合,然后进行空中巡逻。那天早上英意爆发了空战。飞行途中,Visintini 的飞机遭遇了空中乱流,最终他的飞机坠毁在厄立特里亚山区,机毁人亡。他的死是意大利空军的重大损失。而他的队友 Luigi Baron,一位 23 岁入伍的老飞行员,后来成为意大利空军在东非战场上的二号王牌。和 Visintini 上尉一样,他在 1940 年的一个夏日进行空中巡 逻时遭遇了英军的“威斯利”轰炸机,交战中他独自击落了两架敌机,并获得一个共同战果。但是对比意大利人的战报和英国人的损失情况综合分析,总的说 Baron 获得的空战战果不多。但他在对地打击行动中收获颇丰,当年 10 月 16 日,他和其他队友在苏丹加达里夫地区扫射了英军机场,击毁了 11 架敌机。这个战果基本准确——英国人把自己花名册上的 10 架飞机注销了。

  Baron 的空战生涯没能持续下去,1941 年 3 月 25 日,他被一架南非空军的“飓风”战斗机击伤,战斗生涯就此终结。他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两年,但是战后他又以飞行教练的身份重返蓝天。

  Carlo Romagnoli 少校是意大利空军的高级飞行员,在西班牙获得了 9 个战果。随后随第 10 空军集团(Gruppo)转战北非,在那里他宣称自己在与皇家空军的战斗中获得了 1 个战果和 10 个分享战果,这些战果全部是在 1940 和 41 这两年间获得的。194 0年 8 月 4 日的空战里,他宣称自己获得了 5 个分享战果和 2 个不确定战果,击落的全部是“布莱尼姆”情形轰炸机和“斗士”战斗机。但是人们对他的话却普遍抱有怀疑,因为资料显示那天双方都没有损失。

  四天后,意大利空军第 9 和第 10 空军集团与 Pat 所在的英国空军第 80 中队展开一场大空战,这也是二战中最著名的一场双翼机空战之一。当时 31 架菲亚特双翼机与 4 架第 80 中队的“斗士”战斗机展开激战,接着英军第 112 中队也加入进来。双方互有死伤,最终确认的战果是英军损失了两架“斗士”战斗机(其中就有 Pat 的那架),意军损失了 4 架菲亚特战斗机,此外还有 4 架飞机迫降。

  1941 年初,第 10 集团返回意大利,换装新型 马基 MC.200 战斗机。9 月,被部署到地中海战区。此时 Romagnoli 已经是中校了。Romagnoli 最终在空战中被一架“飓风”击落,时年 36 岁。

  介绍完北非战场,我们把视线转向东线。整个二战空战激烈残酷,尤以东线为甚,一方面是开战时苏德两军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巨大差距;另一方面是双方都是怀着对对方刻骨深仇进行战斗,所以这样的战斗显得无比血腥残酷。就好像一位德军飞行员说的:谁要是来了,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踏进棺材了。

  苏联空军的头号双翼机空战王牌是 Aleksandr Avdeyev,他早年是民间飞行员,后来才参军入伍成为空军飞行员。1939-1940 年他随空军第 153 飞行团参加了苏联对芬兰的冬季战争。1941 年 6 月 22 日苏德战争爆发了,他随部加入战斗,驾驶 I-153 战斗机战斗在列宁格勒上空。1941 年 7 月 19 日,Avdeyev 赢得了自己的第一个战果:当时他击落了德国空军 JG54 联队的一架 Bf 109 战斗机,那架飞机最后坠入了里加海湾里。驾驶这架飞机的人是德军的 Walter Nowotny 中尉,当时他已经击落了 2 架 I-153 战斗机。不过好景不长,很快 Avdeyev 本人的战斗机也被击落了,他本人跳伞落在苏军战线一侧,这场空中对决以平局收场。而那位 Nowotny 中尉则在海上漂浮三天后获救并重新归队,日后他也成为德国空军中著名的超级王牌,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喷气式战斗机联队的指挥官。1944 年 11 月 8 日他驾驶 Me 262 战斗机被美军 P-51 战斗机击毙,其战果最终定格在 258 架上。

  获救后,Avdeyev 继续着他的战斗生涯。到 1941 年底,他在整整半年的战斗经历中已经出击了 189 架次,获得了 11 个空战战果!当然就像其他波利亚科夫飞行员一样,他在执行空战任务的同时还执行很多对地打击任务。

  1942 年夏天,第 153 团开始换装 P-39 战斗机,可不幸的是 Avdeyev 在换装新型战斗机后不久就在空战中牺牲了。1942 年 8 月 12 日他和队友驾 机攻击突入新地乌兹曼地区的德军时与德军战斗机爆发空战。Avdeyev 在击落一架敌机后中弹牺牲。事后人们推测,他击落的那架敌机很可能是德军 JG77 联队的 Feldwebel Franz Schulte(战绩 46 架,被击落后失踪)驾驶的飞机。

  苏军的二号双翼机空战王牌来自海军航空兵——Aleksandr Baturin。他于 1940 年从航校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波罗的海舰队航空兵部队驾驶 I-153 战斗机。1941 年 8 月他获得了自己的首例战果——一架 Ju 88 轰炸机。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战果中竟然有被航空火箭弹击落的。之后他继续扩大自己的战果,1942 年 4 月他在一次出击中一举击落了 4 架敌机(但是德国方面没有确认这些击落记录)!6 个月后他获得了“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此时他的战绩已经达到 9 架!战争结束时,Baturin 在 543 次出击行动中经历大小空战 84 场,获得 18 个个人战果和 12 个分享战果。

  Alexandr Mironenko 也是苏联海军航空兵部队中涌现出的一位优秀空战王牌,也是苏军三号双翼机空战王牌。整个战争期间他都随海航第 131 飞行团,驾驶 I-152 战斗机战斗在列宁格勒前线上空。关于他驾驶双翼机与敌人空战的细节目前公开资料不多,但是已知的是到 1944 年 Mironenko 升任海航第 12 飞行团团长,并且换装雅克战斗机战斗机。最终他在 750 次出击行动中获得 20 个个人战果和 10 个分享战果,上述战果中有 9 个是驾驶双翼机获得的。最终他以将军的身份退役。

  1941 年底格罗斯特“斗士”战斗机执行完最后一次战斗任务后退居二线,开始执行巡逻、气象观测等二线 月最后一架“斗士”气象观测机飞离生产线 战斗机战斗生涯稍微长些,但到了 1942 年年中也陆续退出一线战斗部队。伴随着双翼机的退役,那些驾驶着双翼机驰骋蓝天的空战王牌们也陆续改换门庭:或者换装单翼战斗机坚持战斗;或者淡出空战一线;甚至从此告别蓝天。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应该记住那些曾经驾驶着双翼机创造奇迹的空战英豪和他们那充满传奇的空战故事。

http://votyakov.com/haishangxunluoji/43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