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掩护队 >

有关日本军官爱上中国女人的电视剧或电影

发布时间:2019-09-19 23: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日本军官爱上中国女子”出自电视剧《掩护》,讲述了叛徒李国胜投靠,潘久阳借此决定给“启明星”致命一击。眼见高志华的身份暴露,危在旦夕,宫丽协助高志华成功将李国胜刺杀,化险为夷。

  本以为行动万无一失,但最终还是被潘久阳发现了蛛丝马迹。宫丽精心布下迷局,将潘久阳的视线引向别处,得益于宫丽的缜密和严谨,潘久阳始终也抓不住高志华的把柄。

  可是纸究竟是包不住火,潘久阳通过美国的弹壳鉴定专家的证据分析,锁定了高志华正是“启明星”。最终的决战中,高志华为了掩护宫丽而牺牲。

  《掩护》是一部爱情谍战剧,由高梓博执导,陆毅,刘涛,朱泳腾,杨紫彤等人出演。

  冯嘉怡饰演戴笠,1969年7月10日出生于北京,华语影视男演员。2008年,冯嘉怡在滕华涛再次推荐下在电视剧《王贵与安娜》中他饰演小配角周科长。同年演技被滕华涛认可,在电视剧《蜗居》饰演商人陈寺福。

  谍战片《掩护》中的日本军人爱上了电讯处的女子。最后为了这个女子被杀。爱的无怨无悔。

  在《花与士兵》中,日本兵火野苇平讲述了一个名叫河原的日本士兵与一位名叫莺英的中国杭州一家裁缝店的姑娘的浪漫的恋爱故事。河原救助了从马背上摔下来的莺英,莺英爱上了河原,于是两人恋爱,互相学习日语和汉语,最后决定结婚。

  为什么要和中国的姑娘结婚,作为班长的“我”(火野苇平)论述道:我们现在的确在和支那进行战争。但是,战争的目的不是扼杀人间之爱,让人们互相憎恨,而是为了我们两国人民更紧密地握起手来。也就是说,现在两国的战争就像兄弟吵架一样。我们现在一面和支那军队交火,一面必须和支那民众融合起来。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对于你和裁缝店的姑娘的事情,我不想因为她是敌国的姑娘就加以反对。我想说的只是:我们时刻不能忘记我们作为军人的本分。

  于是,河原就和莺英结了婚。莺英的家人喜出望外。从那以后,莺英家的裁缝店就义务地为日本士兵们缝补衣服。日本士兵一个个“变得漂亮干净了”

  日本军官赤尾纯藏回忆录《泥与血之中》的记载他救下一名中国少女,后来两名军官爱慕这位少女,该故事收录于《南京大屠杀史料集61》

  在我睡觉时,这个护士帮我把衣服都洗了,还帮我衣袖整齐的缝补好了。她还说要帮我刮胡子,``````我被中国女性的情所触动``````在她看来,我是她祖国的敌人中的一兵,但是她也能周到地护理我,胜过我的亲人,我不但被这种护理所感动,还深切地感受到,所谓具有博爱精神的人就是指这样的人吧,该故事收录于《南京大屠杀史料集61》

  曾根一夫回忆录《南京屠杀与战争》讲述了一名中国慰安妇与日本兵相爱的故事,慰安妇把自己的悲惨经历都告诉了他,该故事收录于《南京大屠杀史料集61》

  《真相 慰安妇调查纪实》讲述了一名有良知的日本兵爱上中国慰安妇并救了她的线年农历五月十六日生于武汉。父亲袁胜阶,母亲张香之,由于生活贫困,父母无法养活女儿,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人做了童养媳,两个妹妹也先后送人做了童养媳

  袁竹林15岁结婚,丈夫王国东是个汽车司机,婚后生活虽谈不上富裕,但还算过得去,夫妻很恩爱,感情很好。然而新的生活刚刚开始,日本侵略者的炮火就烧到了武汉。

  “这时我的丈夫到大后方去了,我无处可逃,只得留下。丈夫去了四川,一直没有消息,时间长了,婆婆看我不顺眼,她认为我在家是吃白饭,反正儿子也不会回来,便逼着我嫁出去,这样我就与刘望海结了婚。第二年我17岁时,生下一个女儿,取名蓉仙。这是我一生中惟一的亲骨肉。刘望海的工作也不稳定,为了活命,我也出去帮人做佣工,由于日军侵略,兵荒马乱,经济萧条,常常找不到工作”

  一九四一年八月的某天,袁竹林抱着女儿蓉仙,站在家门口,拍着哄她睡觉。这段时间袁竹林靠着自己和母亲的劳力,帮日本兵洗脏衣服挣钱过活。有的给钱,有的不给。她也很累了,但女儿快快睡着,就不会因肚子饿而哭闹。

  所以把一岁的蓉仙交给母亲照看,便随张秀英去了。先到她在张码子巷的家中,会同其他七八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人,然后一起跟张秀英到汉口码头乘轮船。

  东门里头是个大院子,周围是高高的墙,墙上还有铁丝网。门口有日本兵在站岗,他们都拿着枪,牵了狼狗,戒备森严

  军营中走出一个日本人,岁数老一点,穿着和服,拖着木屐,中等个子,脸稍黑,黑眼眶,双眼皮,眼珠有点鼓。他把所有女人逼着赶进去,这一进去,就出不来了!

  这个大院子是军营,但不知是不是司令部。她们只知是受—骗了!都害怕得哭起来。

  近十个十八至二十岁的女人,又被赶去“检查身体”。里头有穿着白大褂的日本医生,有病床。医生说着她们听不懂的语言,比划着,叫她们脱去衣服。她们怕难为情,都吓得紧紧抱着自己身子,不肯脱衣。

  两三个日本人用刺刀拍打威吓着,一起上来,七拉八扯,把她们的衣服一一剥个清光。其中有些还是未经人道的姑娘,在日本男人面前,羞得两手不知捂哪处好?一急之下,还是像个稚嫩小女孩,忙捂住自己的脸,自己的眼睛,以为这样就什么也见不着了。

  就这样,她们一个一个,非常耻辱地,被检查了全身上下。个个都及格,没有性病。是年轻、健康、漂亮、合符皇军要求的“慰安妇”。

  她们每个人,被分配一个小房间,木门,木板间隔。房内有床、坡、褥子。一张桌一面镜子、一个凳子、一个痰盂。梳妆桌有抽屉,放避孕套,阿司匹林药膏,润滑油、化妆 品、手纸。老板娘教她们怎样用避孕套,怎样在受不了时把油挤在上面,减少痛楚流血。还有,每天必须描眉、打粉、擦胭脂,打扮得妖艳一些来接客,否则不给饭吃,还一顿毒打。

  “慰安所”的老板给每个女人都起了个日本名字,袁竹林叫“麻沙果”,她隔壁房间的叫“萝卜果”,其他的还叫什么便不知道了。起了的名字都写在小木牌上,挂 在每个姐妹的门上。除了这趟来的八九个,原先已有一些“慰安妇”在接客了。总共有多少?数不清,也记不全,因为大部分时间各在各的房间里,没日没夜的,又看得严,不让她们之 间多说话。

  头几天,新来的没一个愿接客,各房里传出叫喊声、推撞木板声、头颅撞墙声、日本兵怒吼声、骂人声,“啪!啪!”的打人声、哭声、哀求声、痛苦呻吟声…声音逐渐逐渐地小了,怕也没用,求也没用,反抗也没用,全像被抓在掌心的拔毛的小鸡,不断忍受惨无人道的凌辱。无路可逃

  一天接客多少个?有八个、九个,也有十多廿多……数不清楚,只躺在那儿,张开大腿,有多少接多少。谁来买你的票, 都得接。有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有买半天的,有买过夜的。人多时,日本兵在外面排队,近门口的都急不及待,脱剩兜裆布,等得不耐烦,便“砰!砰!”地用力捶门、踢门,催促快到下一位。

  他们有用避孕套,公家发的,全称“突击一番”,用生橡胶做。避孕套的数目并不够用,来的兵太多了。用过的便在门口洗洗,消消毒,夹子夹着“晾干”,循环再用。

  小房间外一排淌着水滴的避孕套,不是“壮观”得很辛酸吗?但也有士兵知道这些都是良家妇女,就不用了

  有的可坏了,袁竹林忆述:“看我们没病,也没毒,就折磨我们。先戴个干的,放进去玩了半天,又掏出来,再换一个干的玩。看你受苦就乐了。我们都破了,伤了,流血。下面都肿了,疼得简直不能坐

  在每一个小小的房间中,羞耻观念都不复存在。没有人情,只有兽性,“慰安妇”都被剥夺了作为女人的尊严,让侵略者泄欲。日本兵像饥饿的狼群,牙齿白森森,一身臭气,把她们当作“战场”,发炮轰炸。若吃过中国游击队的苦,特别凶狠,在她们身上发泄、报复、虐待、摧残。他们认为:

  “要长期作战,又不让性病在军人中蔓延,必须供应年轻纯洁、健康的女人随军,抚慰军心。减低他们上阵前的躁动和不安。也令他们体面地为圣战奉献生命。

  木板间隔的房间,有些板子旧了,没钉紧。袁竹林在半夜不用接客时,把松动的板子掀开,敲敲就听见了,和隔壁的萝卜果说说话:

  “是啊,有女儿,有父性,有妹妹,都不知道我在这儿。要是死了,就见不着亲人了!

  完全失去自由,不能与外界沟通联络,没有任何娱乐。间歇中,只在房间门坐着,晒晒太阳

  “没用的东西!我比你们这些姑娘大,二十六岁了,他们不买我的票,叫我有什么办法?你不挣钱,还想吃饭?

  她们每顿饭,是两三个小菜,都是咸萝卜、腌菜。一天吃饭的时候,一个姐妹叹:

  “有个高个的,肩很宽,嘴、脸和下须有胡须,他的‘那个东西’,挺大挺大的!要命!谁遇上他谁倒霉。半截就搞死了!”

  袁竹林一见赶快朝房外跑。他也追。她东躲西藏,躲到姐妹们每天洗澡时共用的那半截汽油桶内,才算逃过了。但亦如惊弓之鸟,不知明天又会碰上什么?

  今天过去了,明天呢?后天呢?是否一直被困在慰安所中,像有些姐妹那样,“用”到不能再“用”了,结束了年轻悲苦的一生?

  每个夜晚,灯黯了,她们房间中永远堆满抹过下体的脏手纸,糊了又半干的日本兵的精液和避孕套。还夹杂着汗味、尿膻、口液、体液、污垢……一阵阵腥酸臭。被总是潮的, 还带黑斑。

  她们逃离“慰安所”的房间,溜到大院偏一点的墙根下,二人试着翻墙。一个用肩膊把另一个托起,往上攀,正试着试着……差一点了,后面已经有人喊着追出来,把姐妹俩吓得赶 快趴在草地上。

  老板、老板娘和日本兵们拿电筒照着了,一把抓起,把二人的头往墙上撞: “叫你们跑!叫你们跑!”

  一下、一下、一下、一下……猛撞,痛得二人抱着头直流泪。又一阵拳打脚踢,打得口鼻淌血。最后抓回小房间里,捆起来。

  挨了毒打的袁竹林,躺在床上,浑身火辣辣地疼痛,头又木又肿,一夜翻滚呻吟,说不出话来。想着女儿,想着亲人

  第三天,药又给拿来了,多了一个穿白大褂的日本医生。他们捉住她的手,掰开她的嘴巴,把药塞进嘴里,灌些水,冲进肚子中。是什么药?有几种?都弄不清楚。

  半夜,袁竹林肚子痛,越来越厉害,下体涌流出东西。她赶忙下床拉门,门锁了。只好蹲在盆子边。流血了,肚子剧痛

  袁竹林下体不断流血,夹着块状物。腿蹲不住,又站不起,只使劲抓着床沿,仆倒在床上,浑身乏力,精神不振。

  把胎打了,一身是紫一块青一块,头上还几个大包,面黄肌瘦的袁竹林,几天起不了床,一但,仍得接客。

  他是日本军官。看起来有五十多岁,魁梧个子,五官端正,鼻下有一点小八字胡子,很精神气,走起路来挺雄壮的,肩上扛着个大肩章,腰佩大马刀,刀把上还有丝带。

  于是袁竹林在毫无选择自由下,又跟藤村了。他回到汉口,派人把袁竹林的母亲和蓉仙叫到他住的长江饭店,调查一干人等的情况。

  返“慰安所”以后,她就被藤村一个人霸占了,还是当日本人的泄欲工具,他不是天天来,只隔三差五来。有时带她出外喝酒吃饭,但从不给钱。

  大约半年后,袁竹林被领到鄂城东门外一个日本人开的餐馆当招待员。餐馆的名字叫“福岛“。老板的名字不清楚,有五六十岁,长的不怎么好看,穿宽袖子的花衣服。

  袁竹林当招待员,没有工钱,只有饭吃,偶尔有点小费。到餐厅吃饭喝酒的,大部分是日本官兵,好几个人围在一起行乐,高兴时便叫袁竹林坐下来陪着玩,还要她陪过夜。袁竹林以为脱离了妓院,谁知还是干这个,情不愿,老板便又打又骂,说她破坏了生意

  同时,藤村仍占着她。他在其他地方喝酒,都差人送条子叫袁竹林去陪。一次在餐馆这边还未完事,晚了去,藤村就打耳光,“啪!啪!啪!”的,受气仍是家常便饭。

  袁竹林已略听得懂一点日本话了。但进入她耳朵的,全是 这些骂的脏话,以及日本人的淫声浪语

  父亲早些时已病死了家里没钱殓葬,袁竹林也不知情,结果是用破麻包裹着丢垃圾堆去。而小蓉仙,也病了,活不到两三岁的小女孩…她一生中唯一的骨肉。

  她和母亲二人说着、哭着、痛着……一夜失眠。只是在迷糊中,梦见了小蓉仙,咧嘴甜甜的笑,小手摆动着,向袁竹林摇摇晃晃走过来,走过来,走过来。

  失去女儿,失去父亲,只能与母亲和妹妹相依为命的袁竹林,带着悲伤,回到了她不愿回去的地方。在餐馆,招待时对人欢笑,但暗地躲开时,总是不能自已地落泪。想到自己过去 三年的屈辱,想女儿,还念到从此再也不能生孩子的,受尽蹂的残躯,她总是万念俱灰。在”福岛“的生涯,又过了大半年。

  锡山是个二十多岁的日本兵,中等个,会说简单的中国话,也认出袁竹林,是他在“慰安所”时买过票的麻沙果。本来,千百个在身上爬过的兵,面目模糊的“慰安妇”不容易有任何发展。

  但锡山对她比较好,有时见她破损受伤还流血,很痛苦,便买了票让她休息一阵子。他教她数数目,学简单的日语。

  锡山说,他家里人都是做工的,他本人不愿意当兵,但日本规定每个男人要当三年的兵。 在“慰安所”时,他曾说过:“等兵役期满后,我设法救你出去。”

  当晚,锡山带着她偷跑到石灰窑筒子堡(现在的湖北黄石市附近),总算避过日军的蹂躏。

  锡山将她母亲和妹妹,也接到石灰窑过活。他给日本人开的工厂(也可能是矿场)打工,袁竹林的母亲也在里面给日本人洗衣服。每天,锡山把一半的饭拿回去给袁竹林吃,她母亲则把一半的饭拿回去给妹妹吃……仍是吃不饱,穿不暖,锡山冬天只有一条 单裤穿,所有的家具,都是捡回来的破旧。

  后来,锡山和她们全家回到汉口,住在汉口球场街,距“老通城豆皮”不远的一幢楼房里。

  为了生活,锡山在老通城隔壁皮鞋店当店员,袁竹林在日本人家带孩子、做饭、洗衣、当保姆

  抗日战争到了紧急时刻,日本人的飞机每天进行狂轰滥炸,民居也不幸免。袁竹林说,一天姐妹俩洗脚,正洗完穿上鞋,一颗炸弹扔来,洗脚盆便穿透了。还炸到底楼,是锡山在 慌乱的逃难人潮中,从外墙架梯,将二人一一背下来的。她又捡回一命了。

  袁竹林这边还有母亲和妹妹没人照顾,她要跟一个日本人逃亡又更为难。好不容易中国才“胜利”……以为云开见月明

  “与其他日本兵相比,西山是个好人。他当了15年的兵,没有什么钱,衬衫也是破的。他曾对我讲,看到中国人因为贩卖私盐而被日军电死,十分同情,便把一包包的盐送给中国人”

  讲一名21世纪少女穿越到抗战年代与一名帅气的日本大佐的爱情故事,个人最喜欢这个,把那种少女对于军官,制服的崇拜,爱慕写的惟妙惟肖

  这部小说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占领下的东北为背景的爱情故事,内容描述了一位痴迷于围棋的十六岁高中少女与日本军官的恋情,因为这场恋情,日本军官反省自已从小被教育的军国主义的价值,而女围棋手则更认识了自己母文化下妇女的处境。男女主角的思想随着爱情的发展而成熟,然而征服野心、侵略压迫、民族仇恨却展布成一场生死棋局,从四方包围着这场恋情。围棋既是书中重要的线索,也是写作的风格。

  网络小说经典,抗战时期,女孩很讨厌日本人,可是男军官多次相救于危难中,两人逐渐产生浓烈的感情,最后男主角为了摆脱军人身份,和女主角一同跳入水中殉情

  三个日本军队逃兵逃到爪洼,暂住在村民家中。其中一个士兵与村民的女儿相爱了。战争结束那天,这对情侣被军队警备杀害

  日本军官爱上俘虏的同性恋情,攻受主角最后都被处死,极为悲伤,感人,根据真实事迹改编

  醉红尘,一个日本间谍喜欢上由陈研希演的舞女的电视剧,那个日本间谍伪装一个叫吴江的商人并潜伏在地下党,但却爱上了沈含冰,由陈研希演的舞女,最后是死在沈含冰的枪下,电视剧《醉红尘》由天润传媒重磅打造推出,讲述了抗战期间一对青年男女跌宕起伏、凄美婉转的爱情故事,被誉为中国版“乱世佳人”。该剧主要角色完全由新人担纲,内地“金童玉女”郑曦、陈妍希分别饰演男女主角。 结局是雷景仪沈含冰去刺杀吴江(泽田康夫)后,彭浩天以为她死了,后来他去了八路军那里,几年后,他被派回上海,发现景仪沈含冰没死,可是丧失了神志,不知道吴江对她做了什么,最后,日军战败,吴江想带景仪回日本时,被彭浩天追上,吴江打死了彭浩天,景仪沈含冰恢复神志,用当初她送给浩天的那个子弹打死了吴江。很好看的电视剧

http://votyakov.com/haishangyanhudui/5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